我们是光谷院区的青春战队

2020-03-20 12:29 来源: 人民网
调整字体

  “让青春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绽放绚丽之花。”近日,习近平总书记给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“90后”党员的回信,在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员中产生强烈反响,在湖北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二科就有这样几个姑娘,她们积极响应号召,不惧风雨、勇挑重担,奋战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一线,用青春和热血抒写时代华章,成为战“疫”前沿的青春战队。

  党员常县荣:在这场战役中攻坚克难,我们90后义不容辞。

   

  我是一个热爱山川秀水、喜欢旅行的一名普通90后,时至今日已经去过很多地方。当然浪漫的樱花之旅——武汉,也在我的旅行清单里面。一直期待找到一个喜欢的人,共赴一场关于浪漫的约会。

  一个月前,我和战友们乘G4798次列车抵达了武汉,这个被按了“暂停键”的城市显得格外安静。

  来武汉之前有人问我:能不能不要到危险的地方去?我说:不能!因为我想要让这个被按了“暂停键”的城市恢复常态,想贡献一份力量,想让生命变得更有意义,身为党员的我更加义不容辞。

  来武汉一线的事并没有告知身在老家的年迈父母,我害怕他们担心,每次视频通话还要伪装成我在西安。人都是有私心的,而我的私心就是不告诉他们我身处战疫一线。

  第一次下班后看到脸上被勒出来了深深的痕印,第一次从红区出来的时候止不住想要呕吐,摸着脸上的“沟壑”,我偷偷地流了泪,当时心想:我这是要毁容了吗?可是我还没有男朋友呢……

   

  现在的我把这些勒痕早已抛在脑后,穿上防护服我就是那个无所畏惧的白衣战士,病房就是我的战场。

  我所在的湖北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二科是重症科室,病人基本都是生活不能自理的老奶奶、老爷爷。除了日常的护理工作---输液、动静脉采血、插胃管、导尿管、检测呼吸机、抢救病人、病房的洗消、垃圾的处理外,还要喂饭、喂药,换尿不湿。因为语言不通(老人家说武汉方言),还要连说带比划,半天才能搞明白爷爷奶奶们想要表达的意思。一个班下来,浑身都是汗快要累瘫了,但是耳边老爷爷老奶奶的话语,“孩子,谢谢你”,那时候我的心里倍感欣慰,感觉浑身都是劲。

   

  现在的我对于勒痕早已习惯,因为我知道这是我战斗的痕迹,身处战疫一线,我不后悔,我坚信这场战疫必定胜利!

  团员惠佳:春暖花开,愿每个口罩下都是开心的笑脸。

   

  如果没有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我们还是“大人们”眼中的孩子,一个需要保护的孩子。“非典”那年,全世界都在保护“90后”,现在换我们“90后”保护你们!我是一名团员,也是医疗队里年纪最小的队员,我明白来到战疫一线,将会危险重重,但“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”,这次出征我义无反顾!因为青春有很多样子,我很骄傲,在祖国的召唤中,我的青春有穿防护服的样子!

   

  到武汉我被分配在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感染二科,这是一个危重病区,收治的大部分都是老年患者。刚到武汉的第二天,我护理一位耄耋之年的老爷爷,在打针时,他随口说了一句有没有凳子,站着吃饭很费力。打完针,我就急忙给他找了个凳子送过去。老爷爷说自己是个退伍老兵,说完郑重其事地站起来向我敬了一个军礼。那一刻,我不由自主地站直了身子,握紧了右拳,心中默念:“加油!”那一刻,我觉得我全身每一颗细胞都热血沸腾!

   

 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,面对狡猾而肆虐的病毒,对患者,不仅要有日常的救治护理,还要用温暖和勇气帮他们筑起一道心理铠甲,一起共抗时疫。无微不至,一丝不苟,精益求精,才能更好地为每一个感染者服务,其实,在这个阵地中,医护人员和感染者已经成为了共同战斗的“战友”。

  在一次忙碌的夜班中,一位奶奶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:“能不能麻烦你们帮我买一支牙刷,来的急牙刷都忘记带了。”牙刷属于日用品,平时很容易买到,但那时我却犯难了。下班回到驻地后,找出自己出征时带的备份的牙刷。第二天,接完班就开始了紧张忙碌的护理,便委托战友将牙刷替我拿给奶奶。奶奶收到这份“特殊的礼物”特别感动,见到一个医务人员就问是哪个好心的“小姐姐”送给她的礼物?

  我看到有人节约防护服而尽可能不喝水,不上厕所,我看到每个人摘下口罩、护眼镜后脸上留下的深深印痕;我看到有人被感染,甚至有人牺牲……但,这是我的职责!

  今天我们感染二科首次出院11人,每一位“战友”出院时,送他们出医院洗消完毕后,他们都回头感谢,那一刻我的心在欢呼雀跃,一切都是值得的!

  春天来了,我愿这场阴霾早日散去,让每个人都可以在阳光下自由自在地奔跑,待红杏枝头春意闹,看燕儿舞,蝶儿忙,看人间万紫千红……

  党员李晋:我们90后也有自己的使命和担当。

   

  2月17日在党旗的宣誓下,踏着《强军战歌》登上了去武汉的高铁。到站时看看偌大的武汉城像是被按下暂停键,没有任何车辆,没有行人,才真正感受到“武汉生病了”。马不停蹄地开始装卸物资,布置病房,熟练流程,就这样在我们来的第三天开始接收了我们第一批患者。

  记得刚开始穿防护服进病房,小伙伴们紧张害怕,紧张自己的防护服是否严密包裹自己,是否有任何暴露的风险。害怕的是,因为是第一次接收病人,能否合理安排好工作秩序,能否可以和病人顺利交流等诸多问题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摸索中一步步前进,转眼间,一个月快过去了,我们已经适应了穿防护服的日子,适应了每天过的跟打仗似的日子。

  每天提前一个半小时坐通勤车前往我们战斗的地方,摇摇晃晃到达医院楼下,自觉排队出示工作证,量体温进入病区,换下作战靴,穿着轻便的护士鞋进入科室第一道大门。洗手、换洗手衣、洗手、戴N95口罩、帽子、护眼镜、手套、防护服、靴套、洗手、隔离衣、帽子、口罩、面屏、手套、靴套等待检查,穿戴完毕,经过6道门进入红区开始一整天的生活。

   

  在病区,我们是战斗员、医护员、信息员、监督员、勤务员、清洁员、转运员,披着铠甲我无所不能。

  作为医护员,我们随时插管、上呼吸机。多病人同时抢救已经成为我们的家常便饭。除颤仪、吸痰器、各类医用泵从来没有停止使用过,每日都是忙碌的步伐。

  作为信息员,我们随时联系各科室,运送病人标本,及时联系绿区所卸物资。

  作为监督员,大家都是同一战壕的兄弟姐妹,随时互相监督是否有暴露的可能,随时调整。

  作为勤务员,我们要担负起所有患者的饮食起居,大到发饭、喂饭,小到协助洗脸、刷牙。

  作为清洁员,病区内产生的所有垃圾都由我们统一收集、系带,然后搬出科室。同时,给病房喷洒84消毒液,卫生间放置84片。

  作为转运员,由于科室的特殊性,重症病人转入,我们要随时准备搬床、搬仪器、抬病人。

  众多身份赋予了我们责任与担当,累并感动着。

   

  在医疗队员中,我还有一个特殊的标签:90后。叔叔、阿姨、哥哥、姐姐们生怕我这个小妹妹有任何的风险及委屈。每次进入红区前都反复叮嘱我:“平安出来”,既担心又鼓励。看着他们爱怜的眼神,我知道他们一定在外面焦急的等待。今天听到一句话“你长大了”。

  是呀,经历这次战役的历练,我长大了,我们90后也应该有自己的担当和使命,也该像前辈们一样去保护别人。

   

  在这场战役中,这些年轻的90后不再是羽翼下的孩子,而是那个穿上防护服就能随时参加战斗的战士,是武汉妇幼保健院光谷院区的青春战队。

  【编辑:毕婷】

扫二维码上移动长江网
分享到: 0

相关阅读

文娱社会

财经健康

旅游青春